芥末

不如不见。

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:



这么多年了,你在我的伤口中幽居。汲取血肉的养分,仗着回忆欺人。在一种语言里,在一座发誓不再回去的城市。

重复昨天歇斯底里的剧情,温故着命中不可规避的错误。然后真的如同字句中所写,一个结婚生子,一个远走他方。然后,很多故事的悲哀在于,没有然后了。

蜷曲在陌生城市多人间的空调房里昏睡,这地域的细枝末节都在提醒着自己,仿佛一切正在重来,仿佛一切不曾发生。

当我驼着背坐在房间木质单人床的下铺写下这些字,然后站起身揭掉脸上的面膜。除了时间带来的疲顿之外,这些年的岁月里,我又有什么两样呢?

把简单问题复杂化只需要一点点的愚蠢就够了,而把复杂问题简单化,却需要很多很多的智慧。

让时间带走我吧,既然要做个过客,为什么一点都不潇洒呢?至于此时发生的故事,我决定不对任何人讲。

 

梦中的人捂着心痛在清晨的薄雾中走了好久,最后还是卧于病榻,吐了一口鲜血之后与世长辞。

在凌晨五点睁开双眼,空调开的太凉,而我却没有一丁点力气爬起来找遥控器。此时此刻,在时间和回忆之间,我们终于平等了。

原来爱这件事,充满了残酷。是你告诉我,这世界本无太平。

广州,你好。广州,再见。


 (转载

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3)
  1. 芥末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 转载了此文字
©芥末 | Powered by LOFTER